[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八旬老戏骨坚守话剧舞台 雷恪生:最大挑战是容易忘词

戏剧演出 信息时报 2016年07月13日 09:01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图片

  雷恪生在《老舍五则》中的扮相。

  已经八旬高龄的“老戏骨”雷恪生主演的话剧《老舍五则》将于8月5~6日在广州大剧院上演。至今已出演了近80部话剧的雷恪生,堪称是一部中国当代话剧史。他自爆在75岁时,曾在三天之内奔走于深圳、北京两地,连演了三部话剧,疯魔的状态把老伴都吓着了。而年岁大了演话剧最大的问题就是容易忘词,还好他总有办法“瞒天过海”。不过,谈到此前加盟真人秀《花样爷爷》,“雷爷”则直呼“被骗去了,那是真累,以后再不干了”。

  经典改编

  要能跟现在对上号

  因时因地制宜

  《老舍五则》改编自老舍先生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五则短篇小说,串联起来构成了一台反映老北京市井人生的悲喜剧。雷恪生透露,这部戏问世6年来一直在不断演出,生命力比较强的主要原因是其现实意义很强,几十年前的东西拿到今天,还能跟现在的生活对上号。

  在雷恪生看来,不论是文学经典还是话剧经典,还是要不断适应现在的观众。前年《雷雨》在学生专场演出中引发笑场,曾经有份参与的雷恪生说当年自己排演新版《雷雨》时,导演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舞美上不能光打雷不下雨,剧组专门给潘虹准备了一件雨衣;第二不要阶级性,就要人性,“后来《雷雨》演的时候曹禺的女儿万方来看,说‘看了70多个版本的《雷雨》,你这个就是我爸爸想要的’”。

  雷恪生还回忆说1981年他演《阿Q正传》时,说到一句台词观众大笑,让他很纳闷:“这地方即使是笑,也应该是心酸的笑,而不是开心地乐啊。”回去以后他就仔细琢磨,原来是这句话的重音用错地方,“(阿Q)你还想女人”重音落在“女人”,观众肯定觉得好笑,重音落在“你”就不一样了。

  同样是演《阿Q正传》,当年一位和他同组的明星演完曾在后台大发脾气摔东西,原来没有笑的地方观众笑了,他一紧张,以为是胡子掉了,一时就忘词。雷恪生仔细一问,原来是“无锡是个好地方啊”这句台词,“这句话放到别处没反应,放到无锡观众肯定乐了,话剧也要不断适应不同地域的观众”。

  角色雕琢

  演员的肚子就是一个杂货铺

  不论是话剧《雷雨》中的鲁贵、《阿Q正传》中的阿Q,还是电影《秋菊打官司》的村长,电视剧《大宅门》中的王喜光,“雷爷”曾塑造了许多经典的活灵活现的小人物。此番他在这部《老舍五则》中,于《也是三角》里演绎的“人贩子”李永和、《兔》里演绎的楚所长,获赞誉“再找不到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

  谈到如何琢磨角色,雷恪生说:“演员的肚子就是一个杂货铺,什么都能装,什么时候能用不知道,但是演什么你就能掏什么。”就说当年他主演《阿Q正传》,剧院破例给了他500块钱,让他去绍兴体验生活。但是体验完回来,他依然觉得找不着感觉:“鲁迅曾经很反对把《阿Q正传》改编成话剧,因为有很多人把阿Q演成小丑了,所以当时我压力特别大,总想不能对不住经典呀。平时我不爱看书,但演那部戏看的资料,比剧本还厚。”

  遗憾的是这些功课做完他还是没找到感觉,一直到有一天他去参观美术馆的展览,看到一幅阿Q画像,“一时间我突然觉得焕然开朗,之前我看的所有方块字好像全部活了一样。那一天我站在那里盯着那幅画不知盯了多久,一直到工作人员过来拍拍我肩膀说‘先生我们闭馆了’”。

  台词经验

  事先和对手对词商量好衔接

  已经年过八旬高龄的雷恪生仍活跃在舞台上,他坦言自己就是觉得演话剧过瘾,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有影视剧和话剧的邀约摆在面前,他会优先选择话剧。就拿这部《老舍五则》来说,像他一样坚持了6年还留在剧组的演员寥寥无几,“演话剧能磨练演员,这道理谁都懂,但是很多演员会说‘对不起我要养家糊口,我拍电视剧去了’,拍电视剧有名又有利,就是‘五子登科’嘛——孩子妻子房子票子车子什么都有了”。

  而年纪大了演话剧的一大挑战就是容易忘词,“雷爷”坦言:“丢三落四,但是观众看不出来。事先会跟对手说好,我一忘词了他怎么接,一接我就想起来了。大段大段的台词,我得死记硬背,没什么窍门。一般晚上7点半开演,我下午4点会到剧场,跟对手先对词。”

  至今令他骄傲的是75岁那年,他曾经试过“三天两地演三部戏”——第一天在深圳演《老舍五则》,第二天回北京演《四世同堂》,第三天演另一部话剧《这是最后的战斗》,而且都是戏份比较重的演出,“那三天我嘴里一直念叨的就两句话‘我没忘词’、‘我没误场’,把老伴都吓坏了,说你以后别再这么干了”。

  除了演话剧,前年雷恪生还加盟了真人秀《花样爷爷》,在片中爱酒如命的他让观众印象深刻。但对此“雷爷”却直呼“是被骗了去,那是真累,两个年轻的韩国摄像追着我都追到满头大汗了。我还没睡呢,四台机器都架在那等你了。走到哪都是被‘偷拍’,你不知道镜头隐藏在哪。下次说什么也不去了”。记者 谢奕娟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