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除了《大鱼海棠》 这些华语片配乐也是“洋货”

电影 《信息时报》 2016年07月18日 08:5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横版人物版终极海

  横版人物版终极海

  《大鱼海棠》上映一周,种种争议渐趋平息,关于12年的等待是否值得,不同的观众已经有了各自的答案,不过虽然故事饱受诟病,但影片的配乐却无争议地获得好评。由日本音乐人吉田洁所做的配乐与唯美画面相得益彰,成为了影片的加分项之一。也许有人不知的是,在12年前的Flash动画《大鱼》里所用的那段令人印象深刻的音乐,其实源自吉田洁为日本NHK一部纪录片所做的配乐,而实际上,不光是《大鱼》,中国影视也经过了对日本音乐的“借用”到合作的过程,我们记忆中的不少影视配乐经典,原来都出自国外音乐人之手。

  找这些New Age音乐家总不会错

  在12年前《大鱼海棠》最初的flash版本里,使用的是吉田洁为《日本人的遥远旅途》的配乐《旅途的终结》。原曲创作于2001年,是吉田洁为NHK的这部纪录片所创作的原声配乐。吉田洁当时所在的“和平之月”是一支著名New Age厂牌,他们以融合民族和世界、东方乐器和西方配乐的音乐风格而闻名,《日本人的遥远旅途》也不例外,音乐中使用二胡、三味线、筝、篠笛等东方乐器配以电子合成器,既有空灵缥缈的韵律,也不乏诉说历史沧桑的大气磅礴。有趣的是,在这张评分高达9.3的唱片的豆瓣页面上,就有不少网友表示正是当初看了《大鱼海棠》的Flash专门找到这里,还有人是因为看到电视上的某则四川旅游广告而被背景音乐吸引,才意外发现了这张经典的New Age原声。

  所以,多年后在重启《大鱼海棠》制作时,导演梁旋经过思考,还是决定找回吉田洁配乐。吉田洁在2006年曾为细田守执导的动画片《穿越时空的少女》做过原声,不过《大鱼海棠》想要的显然还是接近于早期“和平之月”的风格。《GQ》杂志的采访中则透露,导演梁旋和张春一开始并未给出配乐的清晰方向,因此吉田洁只能根据样片揣摩创作,也多次返工,不过最终,他还是努力找回了当初的感觉。

  的确,凭借对传统东方风格的重新演绎,日本New Age音乐家在影视配乐上的经典之作数不胜数。早年NHK到中国拍摄纪录片《故宫的至宝》,请到New Age乐团S.E.N.S.(神思者)创作原声,苍凉大气的开场堪称惊为天人,后来被大量国内影视和广告“借用”。而侯孝贤的《悲情城市》配乐也是出自S.E.N.S.之手。

  喜多郎也是绕不开的经典,他为张曼玉、杨紫琼、邬君梅等合演的《宋家王朝》所做的配乐获得很高评价,他以西洋管弦乐与中国丝竹乐器结合,营造出气势恢弘又百转千回的音乐意境,获得了金像奖和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

  久石让最受中国导演追捧

  提到近年来日本音乐家与中国电影人的合作,就不得不提因为宫崎骏、北野武等的电影配乐而享有盛誉的久石让。久石让在中国有多受欢迎?从每年以各种名义在各地展开的“久石让作品音乐会”就可见一斑。而姜文的《让子弹飞》、《太阳照常升起》等片都是与久石让合作,当中也有过不少趣事。

  据说在合作《太阳照常升起》时,姜文提出的要求也是模棱两可。他在样片中自己先配上了莫扎特《安魂曲》第二乐章等片段,还在电子邮件中阐释:“我想要跟这些音乐差不多意思的新作品,麻烦您配合情节和镜头认真体会。”让大师哭笑不得。而由于一稿没能让姜文满意,又把大师请到北京面对面交流创作,久石让在录音棚当场崩溃。不过,配乐出来之后,姜文的评价是“觉得真的是比莫扎特好一点”。

  为《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配乐则是截然不同的经历,制片二勇托人将许鞍华和李樯的履历及剧本拿给久石让,经过面试以及现场探班之后,他才同意配乐。片子初剪版长达三个半小时,久石让要求将其全部配上日文字幕,才开始构思创作,依主题分阶段进行配乐,条理井然,久石让的配乐还对后来许鞍华对该片的后期剪辑取舍产生了影响。

  此外,《海洋天堂》、《情癫大圣》等配乐也出自久石让之手。吴宇森则对音乐家岩代太郎亲睐有加,两人已合作过《赤壁》和《太平轮》,接下来还在《追捕》中继续合作。川井宪次则多次和港产片合作,包括《七剑》、《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叶问》系列等都出自他之手。

  为什么这么多华语片钟情找国外音乐家?除了大师名气外,从久石让的配乐经历,不难看出其在配乐上的专业高度。有业内人士曾表示,“中国不乏好的音乐人,但大多数国内音乐人更多喜欢闭门造车,商业化程度不够。电影音乐是一个非常讲究沟通的东西。配乐其核心不在音乐本身,而是音乐对于项目的帮助、加分和贡献。很多国内音乐人不明白这一点,也就导致了能够以电影配乐作为职业的人才稀缺”。

  文艺片导演喜欢“冷门合作”

  除了常见的日本音乐家,文艺片影迷们则在娄烨跟李玉等人的电影里发现了另一个名字——裴曼·雅茨达尼安(Peyman Yazdanian)。

  这位来自伊朗的钢琴家和作曲家,在西方以对波斯传统音乐和东方情调的重新诠释而闻名,他早期与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合作过《风带着我来》等片。娄烨则是与其合作的第一个中国导演,《春风沉醉的夜晚》、《花》、《浮城谜事》都采用了雅茨达尼安的配乐。娄烨表示,自己跟裴曼很投缘,相互理解很深,只要他一进入状态,音乐就会自然出来了。而细心的观众发现,在《浮城谜事》中就插入了典型的波斯器乐。

  李玉在执导《苹果》和《观音山》(影评)时,也找来裴曼配乐,不少人对《观音山》中三人在火车上时配乐印象深刻。而翻看李玉的合作对象,除裴曼外,《二次曝光》跟U2乐队的音乐制作人Howie B.合作,《万物生长》则是跟日本乐队Mr.Children的监制与编曲小林武史合作,音乐口味可谓相当国际化。

推荐阅读 大鱼 | 洋货
我要纠错编辑:方嘉欣 责任编辑:曹宇蕾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