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人民日报:文化改革提升群众获得感

戏剧演出 来源:人民日报 2017年01月19日 10:5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2017年1月9日晚,“唱响八桂中国梦,艺术精品到罗城”文化惠民慰问演出给仫佬山乡人民送上一场丰盛的文化盛宴。

  资料图片

  2016年10月30日,沧州市新华区利农街社区的居民在晓岚阁城市书吧里阅读度周末。

  资料图片

  从家门口的服务,到网络上的便捷,公共文化服务正把阳光照射到每一个群众身边;从图书电影电视剧等文化产品的增数量、提质量,到文化企业的欣欣向荣、茁壮成长,文化产业的繁荣让老百姓在文化消费中得到的实惠也越来越多;从志愿服务的日渐流行,到诚信体系的日益健全,精神文明建设的进步让社会氛围愈加健康清朗……近年来,文化改革的逐步深入让人民群众获得感显著提升,收获广泛好评。

  质量提档、服务升级,公共文化的大餐日渐丰富多彩

  2016年5月,800多人挤满了湖南省长沙实验剧场,兴高采烈地观赏这场农民工“华旭组合”的演唱会。演唱会从场地到舞美、再到工作人员,都由长沙市群艺馆协调。

  “4年前,我写下了一首《我想在长沙安个家》,表达外来务工人员渴望融入长沙的感情,现在,我想写一首《我在长沙有个家》,因为我真的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来自湖南怀化的“华旭组合”成员王成勇说,6年前他来到长沙打工,后来在市群艺馆推出的“外来务工人员精神家园”活动比赛中脱颖而出,“此后,群艺馆老师常常给我辅导,还提供各种上台表演的机会,让我获益匪浅。”

  近年来,为了更好地保障外来务工人员、农民工群体的文化权益,各地将公共文化服务的触角延伸至工地、城乡结合部等“盲点”和“空白区”,送上丰富多彩的文化大餐。

  以江苏省苏州市为代表,工地图书馆已经成为城市的一道风景线,工地书屋不仅提供借阅和多媒体视听服务,还举办小型讲座、在线购买火车票等。2012年,文化共享工程重庆市分中心依托现有服务网络,打造了农民工服务联盟,目前“联盟”成员单位达16家。“在城市里,有一种量身定制的获得感!”外来务工人员纷纷感慨。

  之前,“建设热热闹闹、运行冷冷清清”是公共文化服务一直面临的老大难问题,如何丰富有效供给,让服务内容适销对路?立足群众需求,政府出钱购买专业服务,成为各地探索的重要方面。

  光顾咖啡馆、茶楼、花店,甚至在银行等候服务时,就能邂逅一本好书;即使没有读完也不必遗憾,在这里就能直接办一张公共图书馆的借书证,把书带回家……这就是江苏省江阴市图书馆推出的“三味书咖”阅读联盟,通过公私合作模式,由市图书馆根据实际情况提供一定数量的图书资源,并负责定期流转、人员培训和工作的统一管理,鼓励和调动社会力量共同构建参与。

  如今,在与市民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行业和组织中茁壮成长的“三味书咖”阅读联盟,打破了根据行政区划确定的图书馆布局“局限”,将图书有效“嵌入”到了群众的日常生活。

  社会力量的参与极大地有利于构建多层次、多方式的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体系。2015年,山东省投入专项资金800万元,专项购买文化惠民演出项目;河南省今年在整合原有资金基础上,设立了1亿元的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及扶持创作专项资金。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以来,各地购买公共文化服务资金累计投入逾20亿元。

  进入互联网时代,如何让老百姓受惠于更加具有亲和力、吸引力、多样性和体验感的现代文化服务?这呼唤数字化、智能化发挥力量。

  想学习摄影,只需要跟随提示操作,便能逐渐对灯光使用、快门调节等予以了解;跟着数字设备练习舞蹈,能全方位看到自己的舞姿,自我纠正细微的错误……获取这些有趣体验,只需要在浙江省平湖市数字文化馆内动动手指。

  “以往我们在组织文化活动时,参与度较高的通常是老人和小孩,中青年群体的断层现象特别严重,无论我们如何努力,文化馆的活动对他们来说似乎都不具吸引力。”平湖市文化馆馆长潘伊欣喜地看到,从数字文化体验馆落成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自发走进文化馆,“在交流中他们还告诉我,正是这些互动体验启发了他们对某项文化艺术的兴趣。”

  群众获利、市场壮大,文化消费带来的实惠越来越多

  天津小伙韩英利是朋友中出了名的孝子。韩英利的父母年届六旬,老两口的爱好就是时常看看演出。几年前,歌剧、舞剧、音乐剧票价颇高,面对父母这份爱好,韩英利时常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几百元一张的演出票,我们普通工薪族一个月能买上两张也就不错了,过日子还得精打细算。”

  2015年3月开始,天津市推出了6万张文化惠民卡,每张卡政府补贴400元,个人只用掏100元,消费完500元额度后,还可以继续享受11个市级文艺院团演出门票四到七折优惠。从那以后,韩英利的孝心也就有了更多用武之地。

  “政府补助、降低票价”是近年来北京、天津、山东等不少地方在满足老百姓文化消费需求、提升群众文化获得感方面采取的措施。以天津为例,2013年以来实施的《支持高端演出、高端展览和公益文化普及活动专项经费管理暂行办法》就明确将专项经费全部用于观众购票,其中一个硬性规定是,票价在300元以下的应占50%以上,这就意味着票卖得多就补得多,老百姓看的演出越多,院团的经济利益也越好。这无疑让观众、市场和院团之间的互动走上了良性循环。

  专家指出,老百姓的文化需求是否得到满足,文化消费的满意度是高是低,是撬动一个国家文化产业发展的根本动力,也是对其发展水平进行有效评估的最终标准。让老百姓真正成为文化市场的消费主体,并在文化消费的过程中享受到文化产品带来的精神享受,应当是任何一个国家文化产业和市场发展的重要目标。尤其在建设小康社会的过程中,老百姓的精神文化小康建设也是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任务。

  近年来,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文化产业发展迅速。据测算,2012年以来文化产业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5%,文化产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当前,我国图书和电视剧产量连续多年位居全球第一,国产电影产量也稳居世界前列。

  有了好的文化产品,还要建立通达群众的消费渠道。以电影市场为例,2015年,全国县级城市完成了数字影院全覆盖,拥有数字银幕超过1万块。在优质影片和影院建设的双重激励下,2015年全年票房达440.69亿元,比2014年增长48.7%,稳居电影市场全球第二。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57.12亿元,同比增长3.73%;城市院线观影人次为13.72亿,同比增长8.89%;国产电影票房为266.63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8.33%。

  老百姓既是文化产业和市场的消费者和受益者,也是文化市场的创造者。近年来,随着一系列政策的出台,民营资本进入文化市场的门槛进一步降低,文化企业的负担进一步减轻。一方面,以文化产业为核心的就业辐射力日益突出,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获得了就业机会,切实改变了一部人的生活条件;另一方面,民营资本进入文化产业和市场,也进一步激活了文化产业的多元化和创造力,文化产品日益丰富,文化市场日益红火,老百姓在文化消费中得到的实惠也就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各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推动文化资源与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效对接,并支持符合条件的文化企业上市融资。此前,文化企业四处化缘求投资、求合作的形象深入人心。而如今,文化行业已经成为投资者眼中的香饽饽,在国民经济整体发展速度放缓的背景下,文化产业发展可圈可点。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共有133家文化企业在境内上市。2010年至2015年,A股上市的文化企业数量在整个A股市场上占比由3.41%增至4.73%,市值规模占比由1.74%增至5.13%。文化产业与制造、商贸、休闲、餐饮等相关产业的结合也更加紧密,提升作用日益显著,以文化内容消费为核心的庞大产业链和产业集群逐渐形成。

  人人投身、人人获得,志愿服务成为流行的生活方式

  当市民走进22家北京市属医院,都会被一张张真诚热情的笑脸所吸引,他们不是医生、不是护士,而是北京市医院管理局携22家市属医院面向社会各界招募培训的志愿者。身着橘黄色马甲、胸前镶有环保绿、后背印有“守护天使志愿者”是他们的醒目标识。尽管年龄各异,但面对就医的患者,他们都热情、专注,而且相关知识十分丰富,“导医、陪诊、心灵抚慰、健康宣教,我们都做。”

  志愿服务是人民群众热情投入文化建设的鲜活体现,人人投身、人人获得,其获得感最为真切。2016年底,仅成都志愿者网注册志愿者人数就突破150万。在成都,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志愿服务是一种高尚、快乐的生活方式。3年多来,“成都志愿者”网站访问量已突破2600万人次。

  国以诚立心,人以诚立身。近年来,各地诚信建设成就显著,人民群众从诚信建设里切实获得了诚信文化带来的社会安全感。甘肃省积极协调省文明委各成员单位和全省各地建立诚信“红黑榜”发布制度,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网络、手机等媒体,发布诚信企业红名单和失信企业黑名单,发布失信企业和个人惩戒措施,提高了全社会对诚信建设的关注度。

  在广大农村,乡规民约正在各地普及,让农民在自己制订的规约中提高道德素养,建设美好家园。

  走在浙江奉化市大堰镇常照村,道路整洁干净,花草别致优雅,景色宜人。“这全靠该村民约中的一条:弄堂家家扫,门面形象做得好。”村党支部书记汪文夫说。

  常照村村委会挂有一块牌子,上书“常照村时间银行”几个大字。常照村村民签下的“契约”规定了“时间银行”的“存贷比”,如看护老人一小时可换一个“时间币”。“银行”每年两次“取现”,村民手中的“时间币”可兑换相关福利,大到优先选择宅基地、免费居家养老,小到享受一次免费保姆服务、领取一盆盆景。“时间银行”与村里原有的“执约队”“道德庭”等“微组织”一起,引导、监督村民遵守村里的20条村规民约。

  去年以来,奉化在全市353个行政村推行“民约村治”,村村订立村规民约,创立270个“微组织”监督执约,村民矛盾纠纷发生率大幅下降。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