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西游伏妖篇》:看不够的东方审美

电影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17年02月08日 16:5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去年春节档的《美人鱼》,大家说“我们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然后踊跃“偿还”,最终该片票房钉板33.89亿元,创造了国产电影的票房纪录;今年《西游伏妖篇》,大家却说“周星驰先生,我不再欠你的电影票了”,于是,春节假期还没歇完,《西游伏妖篇》单日最高票房就被成龙的《功夫瑜伽》反超。

  《西游伏妖篇》当然不是周星驰最好的片子,从故事角度,至少《功夫》《西游降魔篇》《喜剧之王》3部都在其之上;而几个年轻演员的表演也自然不如星爷自己演绎得到位;音乐还是《一生所爱》《小刀会序曲》那些熟悉的声音。

  尽管如此,笔者仍然走进电影院“二刷”了此片,仅仅因为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华丽丽的特效对想象力的实现,让人体会到故事之外的另一维惊喜,让人看不够。必须承认,这种惊喜是在许多次面对好莱坞大片通过故事和视觉输出的强势价值观后,悄然流露的民族自豪感。

  无论盘丝洞里大战蜘蛛精,还是比丘国里智斗红孩儿,《西游伏妖篇》所呈现的都是具备强烈东方色彩的审美,甚至对比丘国的勾勒,也不是纯印度式的,应该说是周星驰和徐克对《西游记》中一个靠近“西天”国度的想象,这种想象和西方基于算法和技术前瞻的科学幻想不同,它拥有更多的不循现实、毫无逻辑,以至于在《西游伏妖篇》的一出场,就是“大只”的唐僧,他比如来壮观无数倍,站即顶天,远超出西方电影中任何一个巨人的形象,震撼而可爱。更为有意思的是,这个唐僧的形象本身也是电影里唐僧自己做的一个梦,而恰恰这个梦,是西方人做不来的。此前国人的特效能力和技术手段无法将其很好地实现,但这一次通过《西游伏妖篇》已然可以看到一个画面上接近满分的中国神话,相信接下来会让世界看到更多令人叹为观止的中国文化视角与文化符号。

  回到故事本身,《西游降魔篇》中唐僧收服了“猪鱼猴”之后,《西游伏妖篇》作为第二部开启了西天取经之路,且选取了盘丝洞、比丘国、河口村三个段落重点讲述。前者无论叙事节奏还是情感表达皆优于后者,但后者的故事仍旧及格,甚至单看每一个段落均毫无问题,只是因为“降魔”时仅仅涉及根深蒂固的3位“魔”徒,而“伏妖”时需要从海量的西游故事里选取合适的“妖怪”串联成篇,显然难度要大得多。

  盘丝洞的故事很精彩,王丽坤甚至创造了她美艳绝伦的银幕形象,但这段的确可以独立于全片之外,就像《西游降魔篇》里的沙僧那段也可以独立于全片之外一样,与后面唐僧和孙悟空的矛盾线、唐僧和段小姐的爱情线都关系不大。不过因为唐僧就这三个徒弟,所以《西游降魔篇》看起更像一个整体。而《西游伏妖篇》的任务更加艰巨,不但要完成与前一部的呼应,还要将蜘蛛精、红孩儿、白骨精这些在原著里线性出现的人物逻辑串联在一个故事里,加之演员表演能力的局限,因此在目不暇接的美术特效下,后者缺少了点睛之魂,虽然谈不上是周星驰对观众的亏欠,但可归为此片的一个遗憾。

  另外,不知道是徐克导演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西游伏妖篇》的台词已不完全是周星驰式的台词。笔者不是很喜欢过于频繁地使用网络用语,那种自以为高明的幽默显得不太高级。全片108分钟里最好笑的一个对话来自猪八戒要强“攻”蜘蛛精的时候,猪八戒冲着蜘蛛精的“大长腿”口水直流,她说“我是蜘蛛”,他说“我也是只猪”。

推荐阅读 伏妖 | 西游伏妖篇
我要纠错编辑:方嘉欣 责任编辑:同星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