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被指破坏式维修 起掉旧砖换新砖

文化艺术 来源:央广网 2017年06月06日 09:2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广网滁州6月5日消息(记者管昕)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前不久,历史学者、作家张宏杰的一篇博文,将位于安徽凤阳县的明中都遗址公园的建设,推上风口浪尖。他微博视频爆料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中都城墙的一处修缮工地,有工人用电钻将旧砖起掉,换上新砖。甚至可能有工人倒卖古砖。此事引发舆论关注。

  明中都城墙东华门一处遗迹:新砖古砖界限分明。

  很快,上级文物部门组成的专家组,经过调查公开结论称,该工程存在着施工操作不够规范、施工管理不够严格、监理不到位问题。近日,张宏杰再发博文称,认为这一结论是避重就轻。凤阳明中都遗址,到底是否存在古砖倒卖,当地正在建设的遗址公园,究竟是怎样一个工程?

  张宏杰发布的微博视频显示,一个工人正在施工现场用电钻剔除城墙上的墙砖。他认为,是用电钻把完好的旧砖起掉,换上新砖,把真文物修成假古迹。“这完全是不可想象的行为。新烧的城砖,把原来的东西全部都给包裹到里头了。现在游客再去就看不到任何真实的历史信息。”

  张宏杰告诉记者,那天下午他到凤阳东华门遗址维修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技术人员,工地上堆着一大堆古砖,约有三米高。他认为,这些古砖是从城墙上起掉的,工人涉嫌倒卖旧城砖,“我所见到的东华门的遗址,施工队伍搬到现场的都是大量新的仿古砖,规格和形式跟旧砖没有任何关系。”

  张宏杰称,他在现场没有看到专家指导工人的施工,他认为施工队伍不专业,“历史遗址的开发,不能采取这种方式,应该采取修旧如修,而不是这种破坏性的。”

  张宏杰在网络上的质疑,成为舆论热点。很快,上级文物部门赶赴凤阳,并发布了调查结论。认为该工程存在施工操作不够规范、施工管理不够严格、监理不到位问题。此外,该工程施工中使用电钻剔除残砖的做法,确属不当,存在野蛮施工。但张宏杰认为,相关部门的调查结论避重就轻,“他们认为现场的施工只是手段粗暴了一点,但对文物没有构成实质性的伤害。指出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安徽省文物局派去的专家,对文物维修的基本原则肯定是心知肚明的,做出这样的回应,我想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凤阳当地宣传部门也及时回应社会关切,调查称中标的施工单位有相关资质,东华门门券残缺隔墙维修工程的设计方案,经过了国家文物局的审批,整个工程审批、招投标及建设过程严格按照规定进行。并表示没有发现倒卖城砖现象,使用电钻,也是因残砖坚硬,根据设计单位意见确需剔除残砖,再修补加固。

  张宏杰认为,维修式破坏,是不少地方文物保护开发过程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很多中国官员不懂得欣赏废墟之美,希望大红大火大团圆式的景观。

  明中都城墙东华门一处工地:残破城墙已用新砖砌筑。

  记者实地走访了解到,凤阳部分群众也对明中都城墙遗址的维修,颇有意见。出租车司机梁夏(化名)爱好历史,打小在城墙根长大,初中时还和同学爬城墙玩。他认为,这样的“修缮”等于破坏文物,“你看……像这一块,等于说就是新的,不是旧的。不尊重历史,你把旧的东西变成新的,那还叫历史吗?”

  年过花甲的杨先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城墙附近的军营服役,记者采访当天,他正好趁回军营和战友聚会间隙,和几个老战友来到老城墙回忆往事。他认为,“对古建筑有个要求,就是不能影响它原来的面貌。你现在一看,就是影响原来的面貌,原来的城墙砖要比它大,不是修旧如旧。一看砖就不对。”

  针对外界质疑,凤阳县文物部门、安徽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一做出回应。在回应非议之外,这起事件给各地文物保护和开发带来哪些思考?

  通过走访调查,记者发现有关倒卖古砖的现象,在当地似乎没有存在的市场逻辑。出租车司机梁夏常年走街串巷,迎来送往,接触外地客人最多。他告诉记者,九几年的时候,好多外地人来收古砖,上面只要有字的,很值钱。现在没有人敢卖了,现在市场上很少看到了。

  当地居民向记者介绍,明中都城墙很早以前就破坏严重,建国后,把古砖拉回家盖房子,在当地是普遍现象。后来当地政府为修缮城墙,曾向居民回收古砖。

  在当地人看来,古砖在凤阳,并不是特别稀罕的玩意儿,市场上没什么交易价值。修旧不如旧,当地人有怨言,但对于拆旧建新,用电钻剔除古砖,有人这样分析:“整块砖没一人会剔的,施工队应该会用的。要补城墙的话,剔除整块砖,是浪费成本啊,他们又不傻,把碎砖剔出来,把整砖往里面填,不用增加成本?”

  明中都城墙遗址午门附近新修的城墙外围。

  记者赶到明中都城墙走访时,现场施工已经停止,只有零星几个工人在整理场地。少有的工人上下打量记者的来意,谨慎回答记者的问题。央视记者之前在现场调查时发现,现场施工人员和普通民工没有技术差异,施工单位的相关技术人员私下透露,工人们并没有经过什么培训,如果严格按照古文物修复方法,不使用电钻而用小锤子,很难按期完工。

  凤阳县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唐更生对记者表示,他咨询过有关专家,相关技术规范上,也没有明确禁止使用电钻。他也坚称,绝不会把整块古砖剔除掉,“哪怕它剩下三分之二,或者是五分之四这样的长度的话,它自身能够和新的连接上,那我们也会保留的。”

  针对张宏杰再次发文质疑调查结论的事情,安徽省文物局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这篇文章说的是文物保护理念问题,再争议这个没有太大意义,修旧如旧,在实践中很难做到。唐更生也对此表示,“每一次修复,实际上对文物本质上来讲也是个历史过程。国家文物局把握的比较严格,考虑它的安全性,在正常的方案审批方面,他们都坚持最小干预的原则,包括我们剔补的砖墙,也是因为过去被扒地只剩下两段单层砖,如果不给它填实的话,可能很短时间就会自然倒塌。这也是修复理念的问题,虽然去掉了一些东西,但这是无奈,也是被迫。”

  明中都皇故城遗址卫星示意图可观遗址轮廓。

  依托明中都遗址,凤阳县在建的是明中都皇故城考古遗址公园,规划总面积382公顷,计划投入资金十几个亿,用时18年,把它建成一个集遗址保护、考古科研、文化展示、生态休闲等功能于一体的大遗址展示园区。2013年之前,当地把城墙内的住户全都搬了出来。唐更生说,遗址公园,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发商的影子,全是政府投入。

  除了电钻剔砖、倒卖古砖,施工队伍不专业之外,历史学者张宏杰更多想要表达的是,国人应该学会欣赏废墟之美,警惕各地普遍存在的破坏式维修,将维修文物变成复建文物,一味追求文物带来的经济价值,门票收入,“文物一旦破坏就不可恢复的,你现在为了短期的十年、八年的经济利益,你给破坏了,那么留下的是上百年、上千年的遗憾。”

  若干年竣工后的明中都遗址公园,能否让历史爱好者身在其中,捕捉到历史的信息,寻得一方静思历史沧桑的心境?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 娱闻天下
  • 影视资讯
  • 音乐新闻
  • 戏剧演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