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从风月到明月 周迅用演技认识世界

明星 来源:央视网 2017年07月04日 09:57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在香港回归20周年的节点,古稀之年的许鞍华以一部《明月几时有》重现了香港抗战时期著名的“胜利大营救”。在这幅爱国群像中,阔别大荧幕三年的周迅饰演小学老师方兰,多日不见,灵动如昔。

   难以想象,周公子今年已经43岁。年过不惑的她在电影世界业已走过25个春夏秋冬,从《巴尔扎克与小裁缝》中为梦想走出大山的少女,到《如果爱》中为梦想苦苦挣扎的孙纳,历尽《风声》的劫波,最终成长为《明月几时有》中的巾帼英雄。

   对于演员真谛,陈道明说:演员不能只带脸进现场,一定要带着脑袋进现场,因为演员不是演脸的,而是演心的。肌肤之苦是演员职业本身应该承受的,我从来不认为冬天跳到水里、夏天穿着棉袄,这是一个演员的成绩。体会,使人心累,对演员来说这是最苦的。

   没有上过表演学院的周迅,自然也没有机会系统学习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体验派理论。可因缘际会接触到表演后,情感充沛的她便忘我走上了体验派这条最苦的道路。从表演到生活,示范出一个体验派女演员的自我修养。

   表演 - 设自己之身,处角色之地

   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例如电影之于周迅。因为父亲在电影院工作,小时候的她就像《天堂电影院》里的小男孩多多,在电影院看了一场又一场的电影,华语的、译制的;黑白的、彩色的,每次看电影对她而言都是一次穿越时空的旅行。

   在电影的陪伴下,周迅初中毕业,在考上高中的同时,也被浙江艺术学校民族舞专业录取。父母希望她像大多数同学那样读高中,而内心渴望艺术的周迅用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的方式和父母冷战,终于15岁的她从衢州来到了杭州,成为一名艺术学生。

   寒暑流易的艺校三年,她兼职拍挂历,一本赚20块。因为挂历照,她被《古墓荒斋》的导演谢铁骊相中,出演一个小狐妖。

   毕业后周迅抑制不住对表演的渴望,已被分配到歌舞团的她,面对依旧反对的父母,没有正面交锋,留下一封信,便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这时候的周迅像极了《巴尔扎克与小裁缝》中的小裁缝。受到文艺的感召,毅然离乡追梦。只是她没有一战成名的幸运,只能和大部分北漂一样住地下室,握紧每一个机会。

   在《风月》剧组,周迅一呆就是好久,偷师张国荣和巩俐演戏,她在表演上与生俱来的天赋被陈凯歌慧眼识珠,几分钟的戏份被盛赞为“她是很好的心灵沟通者”。

   以电影入行的她用一沓电视剧换来了观众缘。《人间四月天》的林徽因,《像雾像雨又像风》的杜心雨,《橘子红了》中秀禾,戏里的周迅爱的缠绵悱恻,哭的梨花带雨,在一场又一场的分分合合中,她成了牵动观众的《烟雨红颜》。

   凭借认真的学习态度,周迅逐渐获得众多导演的认可,因为通常都是一条就过,她也有了“周一条”的美誉。这是她在每一部戏里咀嚼角色的喜怒哀乐的褒奖。

   而最成就她的是《如果·爱》中的孙纳,刚刚过了而立之年的周迅,凭借这部歌舞片拿到了香港金像奖+台北金马影展的最佳女主角。这也是她流泪最多的一个角色。

   电影里的孙纳为了表演事业,抛弃了爱情。其中一场戏她对制片人坦言没钱,而制片人回答:不要你钱,晚上来我房间就好。孙纳犹豫一下说:好啊。这场戏收工后,周迅忍不住在休息车里大哭,她觉得孙纳把自己完全丢掉了。为了表现戏子无情,在与金城武告别的一场戏,陈可辛叮嘱她千万不要回头看。可周迅还是控制不住,回头看了。

   陈可辛知道周迅是真的把自己当做了孙纳,完全按角色的逻辑活着。入戏太深,以至于拍完的第二年,北京河水结冰,周迅难受的给导演发短信:北京的河结冰了。在以后的岁月里,周迅关照了从恍惚焦虑、到疯狂崩溃,最后笑中有泪的李米;融入到为爱无所顾忌的小唯;成就了外表玲珑美艳,内心坚定无惧的顾晓梦。每一次出演都意味着人戏合一,难以抽离。

   没有上过戏剧学院的她,椎心泣血、蚌病成珠,用对角色深入骨髓的心理体验,最终在大荧幕上体现出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影像。

   生活 - 安心走我路,不问江湖事

   2014年,阔别荧屏多年的周迅挑战了经典《红高粱》。40岁的她一亮相,观众惊呼她多年不减的少女感。而清澈不改的眼神,离不开她多年形成的生活态度。就像九儿那般,即使面对人性中特别糟糕的部分,也选择用最纯净的自我去面对。

   这份纯净包括生活里率真,凭《苏州河》拿到第一个影后的日子,她还是经常身着超短牛仔裤和黑背心,还直接穿着巨大的木头拖鞋来《大明宫词》试镜,也许就是这样的随性和坦然,才让观众在看到掀起面具的那一刻,便再也忘不了挂满两行清泪的小太平。

   也包括对美好事物的相信。在崇尚地下情的娱乐圈,周迅却像《夜宴》中的青女那样,对自己的爱恋从不隐瞒。哪怕终点仍可能是虚空一场,还是奋不顾身的全情投入。每一次都爱的轰轰烈烈后戛然而止,当旁观者都会有痛感和恐惧的时候,她还是永远相信美好。

   李少红导演曾说:周迅是用恋爱和演戏来认识世界的。这样的人适合电影,却真的不适合娱乐圈。作为事业和生活都饱受窥视的影后,周迅不是那种在媒体面前可以语出婉转,博取好感的人,她总是沉静的面对这个世界,在事业巅峰刻意减产,尝试《龙门飞甲》武侠题材,拍了一些轻松的喜剧。

   演戏之外,周迅把更多精力放在了环保与公益上。在北京单双号限行的日子,她体验乘公车出行;利用明星身份为生态题材的电影《家园》、《我们诞生在中国》公益配音;任性的把婚礼选在了关爱特殊儿童的公益晚会上。

   对于喜欢的事,周迅是那种奋不顾身直至把自己烧干了为止的人。所以她顶住压力接拍《如懿传》,只为给观众一场最极致的清宫戏。而对于负面的争议,她一如凌雁秋所言:安心走我路,不问江湖事。

   正是这种对表演的专注和对世界的热爱,所以让周迅无论行走多远,归来时的眼神都依旧纯澈。15岁她就从浙江的小县城出走,在全世界学舞蹈、当歌手、做演员,陪观众走过了漫长的岁月。

   虽然没有像《天堂电影院》中的多多那样成为导演,但还是孜孜不倦的走上了演员的道路。周迅和演戏,实在不容易说清楚是谁选择了谁,但她们一定是最合适的组合。愿你继续前行。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