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大鹏:我只是格外珍惜表演机会

明星 来源:北京晨报 2017年07月04日 10:0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连上三部电影被赞“天才型演员”

  从《煎饼侠》里的本色出演,到《我不是潘金莲》里王公道的老辣世故,再到《父子雄兵》里坑爹的范小兵,非科班出身、从互联网底层做起的大鹏,正越来越被影视圈视作有实力的演员,今年下半年就有三部由他主演的电影上映——《父子雄兵》、《缝纫机乐队》和《奇门遁甲》。冯小刚赞过他年龄跨度的表演,袁卫东直接称呼他是天才型演员,而大鹏在接受北京晨报专访时表示,这些称赞都过誉了,自己只是格外珍惜表演的机会,每次都用极其认真的态度去对待表演这项工作。

  谈电影 我这一代的父与子

  暑期档上映的《父子雄兵》是袁卫东执导,大鹏监制并主演的喜剧电影,这是近年来少见探讨75后、80后这一代人父子关系的影片。片中,大鹏饰演的范小兵生活在老爸范英雄的阴影之下,有一种事事不如老爸的沮丧。范小兵创业失败,不惜给老爸办假的葬礼来还钱,由此引发了一段父子冒险。大鹏说,他希望展现自己这一代人的父与子。

  北京晨报:电影里的儿子范小兵其实挺郁闷的,老爸太英雄,显得自己太没用,你有过类似的郁闷吗?

  大鹏:没有。我从小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好学生。经常有人开玩笑说别人家的孩子,我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学习成绩就好,还是班干部,老师也特别宠着我。我爸对我就特放心,从来没有因为学习、因为调皮捣蛋被请过家长。唯一对我有点不满,就是我酷爱音乐,从小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弹琴上。但我用有力的证据告诉他们,我喜欢音乐也不会影响学习,证据就是每次考试都考特别好。我学习成绩好,所以他们也找不到任何一个角度来批评我。

  北京晨报:那范小兵、范英雄这对父子身上有你自己的透射吗?

  大鹏:肯定有。我小时候也跟我爸一起玩游戏,也是玩魂斗罗。童年收过的印象最深刻的礼物,就是小学时我爸送给我的一个卡带,上面写的555合一,意味着555个游戏在一张卡带里。其实里面并没有555种游戏,只是把不同的关卡也算一个游戏,顶多有几十个游戏吧。但那个东西已经是我童年的奢侈品了。

  电影里头范英雄一说“你小时候”,范小兵就说:“爸,你别说了。”他会觉得肉麻。我和我爸也是这样,羞于表达。我想这也是我这代人和父亲相处的方式吧。举个例子,前段时间我在家吉安拍自己导演的《缝纫机乐队》,每天我爸都去片场,也不跟我聊天,就远远地站着看我工作,每天都在。杀青那天大家都来跟我拥抱告别,我到处找我爸怎么不在?后来我小叔跟我说,你爸啊,他有点难过,打电话说今天不想来了。我知道他是觉得告别不舍看上去比较脆弱,所以我也就上车走了,这是我们父子现在相处的方式。

  也许我们这代人做了父母之后,随着时代变化、观念的开放,可能跟下一代的相处会不一样。可能我们会有一些亲亲昵昵,可以跟孩子说我爱你。

  说表演 肯定不是天才型的

  因为《我不是潘金莲》的王公道,大鹏的表演能力受到了业内的认可,而在《父子雄兵》里他跟金马奖最佳男演员得主范伟的父子戏也相当动人。冯小刚和袁卫东都称赞过大鹏的表演天赋,他却表示自己不是天才型的演员,只是格外珍惜表演机会而已。

  北京晨报:冯小刚导演对你的表演特别认可,袁卫东说你是天才型演员,你自己觉得是哪一型的?

  大鹏:肯定不是天才型的。我喜欢表演,比较享受这件事。我的表演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很认真很认真地对待,我格外珍惜表演的机会。比如,接触到王公道这个角色的时候我用了很长时间学习当地的方言,让它变成自己能够驾驭的话。也要观察中年人的形态,走路,坐下,手放在哪儿。这是我作为演员的基本要求,要为自己负责。《父子雄兵》是因为范伟老师演得太好,他给我的戏让我相信。

  在表演上我的起点比较低,一开始在网上演了大量的《屌丝男士》的短剧。那些短剧在原始积累阶段,用一种比较粗暴的手段让大家迅速认知我。但每一条都很短,没有人物只有笑点。之前其实没有机会好好演戏,现在才开始慢慢有机会,我是格外珍惜表演的机会。

  北京晨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喜欢演戏,并愿意为此付出努力的?

  大鹏:操作完《煎饼侠》之后我开始喜欢上影视行业,包括表演。《我不是潘金莲》让我找到了属于表演的成就感。当你演了一部戏别人觉得你演得好,就会收获到表演的成就感和快乐。《我不是潘金莲》之后我有3部戏,《父子雄兵》、《缝纫机乐队》、《奇门遁甲》,这都是我在表演上认真对待,并且认为会有收获的三部戏。我觉得自己真的是里面那个人了。

  像拍《奇门遁甲》的时候,演的古代人,大侠。我本人近视,一直戴眼镜,但我在开拍前半年都不戴框架眼镜,每天生活工作都不戴,怕镜框约束整个眼睛的形状、怕自己对眼镜特别依赖,也怕在演古装的时候自己不相信。这是我能为角色做的一点事,自我要求,其实没什么。

  当导演 拍喜剧是无上光荣

  从《煎饼侠》到《父子雄兵》,再到正在筹备的几个剧本,大鹏亲自参与创作的电影几乎都是喜剧类型。虽然业内公认做喜剧不容易拿奖,但大鹏认为拍喜剧而观众还愿意捧场,对他而言那是无上光荣的事情。

  北京晨报:黄渤在上海电影节颁奖典礼上开玩笑说演喜剧没出息,不容易拿奖。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做喜剧可能让你跟观众走得很近,却跟奖项离得更远。

  大鹏:我觉得做喜剧是无上光荣的事儿。有很多演员演喜剧,观众并不笑。我作为演员坐在电影院里替他们尴尬,也很难受。所以我觉得我们付出了劳动的表演,能够让大家感到开心,这件事本身就很幸福,至少人家觉得你的喜剧还能够笑。我以此为光荣。至少目前这个阶段,我很享受。

  北京晨报:你导演和表演上都会更倾向于喜剧类型吗?

  大鹏:对我来说,不放弃任何塑造角色的机会,只要角色吸引人,不论他是不是喜感的人物我都愿意接受。只是我演了很多喜剧,别人就习惯性地拿喜剧角色来找我。

  我个人目前的导演作品还都是以喜剧为主,因为觉得自己比较擅长,可以做好。未来技术成熟了之后,应该也会尝试不一样的类型。我首先觉得演喜剧无上光荣,奖项什么的太久远了。如果真的拿黄渤来做比较的话,现在的我就相当于《疯狂的石头》里的他,那都过去了得有十几年了吧。我想十年以后我应该可以再去追求奖项那些东西。但现在我还处于特别起步初期,还是个新人,没有办法去企图那么多。

推荐阅读 大鹏 | 表演能力
我要纠错编辑:同星 责任编辑:曹宇蕾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