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那些彰显人性温暖的亲情电影

电影 来源:海南日报 2017年07月05日 12:1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作者:严鑫超

  杨德昌的电影《一一》里提到:“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长度比起以前延长了至少三倍。”一部好的电影能丰富我们人生的体验,会让我们洞察到人生的意义,这是电影最美好的一项功能。亲情题材的电影与我们日常的生活最为贴近,一部优秀的亲情电影,无论故事发生在哪个国度、哪个年代,都能穿越语言的障碍,触动人内心柔软的部分。

那些彰显人性温暖的亲情电影

  《一一》是台湾导演杨德昌执导的一部刻画家庭亲情及生命意义的电影,由吴念真、金燕玲、李凯利、张洋洋等主演,于2000年5月14日在法国首映。

  杨德昌的电影《一一》里提到:“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长度比起以前延长了至少三倍。”一部好的电影能丰富我们人生的体验,会让我们洞察到人生的意义,这是电影最美好的一项功能。亲情题材的电影与我们日常的生活最为贴近,一部优秀的亲情电影,无论故事发生在哪个国度、哪个年代,都能穿越语言的障碍,触动人内心柔软的部分。

  亲情题材的电影,源自现实主义的伟大传统。因为它离观众自己的生活太近了,但凡有半点浮夸和做作,就会让观众立刻出戏,又怎么可能打动观众?二战后西欧三大现实主义电影流派兴起之后,家庭伦理题材的电影就逐步成为了各国电影人的常选,意大利导演德·西卡的《偷自行车的人》,最早在卑微挣扎的底层生活中渲染了一对父子的脉脉温情。一个到处骑自行车找工作的老实人,却被别人偷走了自行车,这是他唯一的财产,他带着儿子苦苦寻找,最终动了歪念头也想偷辆自行车,却被当场抓获。电影的最后,年幼的儿子哭喊着拼命拉着父亲的双手,求所有人放走自己的父亲。电影在凄凉无奈的氛围,营造了最为淳朴动人心弦的情感,是现实主义美学的高峰。

  爱别离 走悲情路

  而亲人骨肉的分离,人情所不能忍。苦难的不期而至,往往是情感最硬的试金石,在亲情电影中,爱别离的故事占了大多数。很多人首先会想到上个世纪末在大陆引起观影狂潮的台湾苦情伦理剧《妈妈再爱我一次》,片尾的儿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数十年传唱不衰,楼梯甚至成为了很多人童年时的阴影。如今回过头再看,这部亲情电影其实是非常商业的运作模式,在当时的台湾电影中,如此的琼瑶式苦情剧比比皆是。2001年由俞钟拍摄,梁咏琪、姜武、夏雨主演的电影《我的兄弟姐妹》则是类似的悲情套路。原本在东北小镇有着天真快乐的一家人一夜之间突遭横祸,父母双亡,兄弟姐妹散落天涯,同样是在成年之后,开始了寻找亲情之旅。身患绝症的二姐从国外回来想与自己的兄弟姐妹团聚,最终通过重重阻碍和误解,他们又像天上飘下来的雪花,汇聚在了一起。这类商业类型的亲情电影基本就是相处、失去、寻找、团圆的叙事结构,通常会弱化时代的背景布,只是把聚光灯打在了家庭人员本身,主人公如同乘一叶小舟,在不幸之海中颠沛流离,他们的遭遇紧紧纠结着观众的心,但最终会到达温暖的彼岸,收获团圆的结局。

  但一个家庭同样是在社会中的,一个男人在社会中可能是卑微的,可在子女面前永远都是最温暖的依靠。台湾电影《不能没有你》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父亲,有一个亲生但却不“合法”的女儿,电影使用了全黑白的色调,生活对他们来说永远都是灰暗的。在电影中为了给女儿争取上学的权利,父亲苦苦哀求着所有的人,以至于以死抗争,渺小的父亲在女儿的眼里伟岸成了一座山。韩国电影《七号房的礼物》同样是一位在社会底层被侮辱被损害的父亲,他先天智障,天性善良,过着贫穷普通的日子,精心爱护着自己的女儿。却因为警察的草菅人命,司法审判的草率被误判为奸杀幼女的杀人犯,为了照顾自己女儿,在朋友的帮助下他把女儿带进了监舍,成为了给7号监舍带来快乐的礼物。电影采用了倒叙的方式,长大成为律师的女儿,为冤死的父亲平反,控诉韩国司法的黑暗。段段闪回展现了父女早年的温馨时刻,让这个原本在社会上一无所有的可怜人因为父亲的名义伟大起来,也让父亲临刑前与女儿的告别击碎了每一个观众情感的胸膛。

推荐阅读 本木雅弘 | 泷田洋二郎
我要纠错编辑:姜欣 责任编辑:同星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