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青春电影《小鬼时代》:从前的十九年

电影评论 来源:环球网 2017年11月29日 18:3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见到杨焱钧导演,听他激情述说正在筹备的院线电影《前方》,不由想起了2014年他亲自担任导演、编剧、制片人的30分钟青春电影《小鬼时代》,简单、清澈、现实感很强。女一号易心韵曾经在张艺谋导演的《山楂树之恋》里出演支书的女儿。说起导演杨焱钧,他曾经是活跃于诗坛的青年诗人,他脍炙人口的组诗《山河起伏》和经典散文《小城赋》发表在国刊《中国作家》。他还是优秀的编剧,他筹备的电影《前方》就是其发表在国刊《中国作家》影视版2015年第三期的长篇文学剧本,应该是名门闺秀了,我对做专题片制片人的杨焱钧执导《前方》充满期待。现在我简评一下电影《小鬼时代》,也算是倾诉我对这部电影的喜爱。

  《小鬼时代》的风格有点像小津安二郎,安静、平淡如水,似乎电影的每一个构图、镜头都曾被预先安排,简约如一幅幅静物画一般。校园在一个诗人导演的眼中,构筑出一个小小的图景世界,有着叶子般舒展温润的模样。无序散落的时光片段,从镜像里一路走来,住满六月的阳光,五月的雨水,四月的风向。孩子们在校园里走来走去,笑脸干净朴素,额头青春年少,仿佛一根根散发着麦香的新鲜面包。也像植种在校园角落里的栀子花,恬静、淡雅、羞涩,让人忍不住的就多看几回。

  很少有这样的电影,拉扯着人心,却又只是坐在你的面前,安安静静的,不嘈杂,不喧闹。像古时不疾不徐的车马,一句一句的倒叙过来。几句简单的对白,几个孩子快乐的蹦跳,青春的身影与姿势,便被云淡风轻的勾勒,在几棵骄傲生长的法国梧桐树下落脚。《小鬼时代》的导演,是杨焱钧,印象里的那位诗人,不去写诗,却半路出家,转个身,就去做了驾驭镜像的导演。难以想象,一个曾经靠写诗为生的人,如何构思出一个关于青春时代的故事,然后像模像样地坐在监视器前,再花上几个月,将对青春全部的渴望与梦想,倾覆到几个孩子青春自由张扬的面庞上。

  2014年的12月,就是这样一位导演,凭借《小鬼时代》的出色演绎,轻松在云南临沧举办的第二届亚洲微电影节上,拿到了金海棠奖。或许,电影节评委会的眼光,一如电影中的莫小米,虽然挑剔,但也是如此的干净明亮。亦或许,是导演用作为诗人曾经敏感的味觉,敏锐捕捉到了青春那迷惘而又充满创造力的独有味道。但在我看来,成就导演杨焱钧的拍摄手法和特点,不在于其是否停留在主流青春电影的惯有叙事层面,而更在于其对影像之下的大学校园这一世界观场景的写实白描。在执意抛开时下火爆荧屏的小资、青春、怀旧式的电影情感之后,他用干净整洁的叙事,诗意轻灵的对白,着意临摹出一个更加私人化的青春时代。虽然这种拍摄手法,有时会使得整部电影显得过于单薄或简单,但我们仍可以从他的镜像里,轻易地感知和体味到诗人的纯净心灵,和一切被化繁为简后的校园原像。让简单的更简单,让自由的更自由,让快乐的更快乐,让对人生的认知与打量就这么直抵人心,而不尝试带着任何有色眼光。

  在导演杨焱钧那里,校园不再是对现实社会这种复杂世界的一种幼稚模仿,而更像是对现实社会纷繁复杂关系的一种质疑和对抗。就像电影里的莫小米,在校园里播种下无意的伤害,也在校园里培植出相互的爱、信任与渴望。诚然,校园作为社会理想的一部分,原本就该充满太多年轻人的向往与梦想——自由、友谊、爱情、快乐、真理,情感当如蓝天下的一朵白云,单纯而美好。但在思想多元化的今天,不同的青春故事,总是不可避免地有着相似的复杂企图和商业奢望。像《匆匆那年》,像《致青春》,太多的故事,太纠葛的关系,太炫目的影像,把青春期的美好,没有归结到惯常的积极和上进,而更多的被归结到怀旧式的惆怅和迷惘。曾几何时,我们的青春,就这样被拖进黑暗的影像泥沼。它已经不能更好地聚焦在单纯自由的情感之上,而需要承载那些更多脱离校园世界的、现实社会的欲望和利益考量。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学校园不再像是山上之城,不再是孩子们的磐石和避难所,而更像一座喧闹的街市,它鱼龙混杂,道貌岸然,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淹没了孩子们对未来的简单渴求和期望。

  所以,一部电影的难能可贵就在于如何从简单出发,去发掘出校园里最元初的真、美、善。像电影里的莫小米,一个无忧无虑的“白富美”,十九年的优渥生活,使她习惯于生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而她固有的生活模式也给同学和老师带来了冲突和误解。二十岁以前,她没有经受过任何的挫折和磨难。不知道爱人,也不知道如何被人爱。但她从前那十九年的眼光,却在二十岁的生日会上扭转。单纯的爱与美好,含蕴在大段的独白里,像一个人敞开的手臂,拥抱着整个世俗功利的世界,又涤荡着整个世俗功利的世界。毫不夸张地说,这份单纯的爱与美好,在心意扭转的那一刻,就像一阵轻柔温暖的阳光,我们在哪里看到,就在哪里被照耀到。

  剧中,最打动我的,是孩子们无处不在的自由自在的欢笑。在一个无忧无虑的青春时代,我们太需要用这样的笑容为未来做一个注脚。就像片尾的汇报演出,借助戏剧舞台程式化的张力,让每个孩子的心结绽放,在微笑与祝福中将梦想企高。就像那个要放飞风筝的孩子,他用稚嫩的演技,却做出了每一个孩子渴望飞翔的姿势和形状。对我们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当我们日日夜夜围着复杂纷繁的世界打转,在劳累和疲倦中执迷,却不知道,自己早已忘记的,就是最初的那些可以轻易实现的快乐与梦想。

  看完《小鬼时代》的那个夜,他让我知道,这部电影不是一部青春挽歌式的寓言,而应是每一个正在经历大学时代的年轻人念念不忘的心灵鸡汤。不是一部讲述了怀旧与惆怅的个人感怀,而是一部讲述了一个即将被青春张扬的额头点亮的小鬼时代。但愿经历过这部电影所描述的美好的年轻人,就像我们曾经经历过的,不再被遗忘。但愿每一个南来的、北往的,携带着旧伤的心灵,一如电影里的莫小米,都能够忘掉那十九年的困惑,在星光下,去找到和实现最初梦想的简单渴望。(孙振东)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