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探访绿洲灵魂

 

CCTV.com  2008年10月15日 11:30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作者  吴征

 

鲁克沁镇是火焰山下的一个绿洲,千百年前,这里曾经是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中转驿站,是吐鲁番盆地的一个政治、军事中心。今天,商旅驼队扬起的尘土、戍边将士点燃的狼烟,早已随着流转的光阴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永远散去,但是,这里的一门古老民间艺术却引起了摄制组的关注。

买买提•伊布拉音是鄯善县鲁克沁镇著名的木卡姆艺人,今年57岁了。他从七岁时就开始学习民间音乐,曾经是当地中学的一名音老师。半个世纪过去了,在买买提•伊布拉音的生活里,每天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弹奏和演唱中度过的。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新鲜事物挑战着传统文化,和过去相比,学习木卡姆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20051125,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总部向全世界宣布,由中国申报的“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被批准成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这表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度认同了“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但同时也提醒人们,这门古老民间艺术的传承现状令人担忧。

 

十二木卡姆,我们到目前为止,包括我们的专业团体,包括现在民间的情况,都是没有一个人能完整地演唱十二部,没有一个人。这就是它的濒危。

它们当前所处的尴尬的境地,在民间已经非常的危机了。

 

据研究人员调查,全世界共有19个国家和地区存有木卡姆艺术,新疆处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最东端。尽管干旱少雨、风沙弥漫、日照强烈是这一区域的主要气候特点,但是,一个个大小不等的绿洲就像沙漠之中的绿色生命岛屿,为这里的人们提供了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摇篮,因此,木卡姆也被称为“绿洲音乐”。面对严酷的自然环境,绿洲音乐带给绿洲人一份精神力量。

今天,买买提•伊布拉音被邀请来表演木卡姆,因为这一家刚给孩子做完割礼。施行过割礼的男孩躺在床上,看着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随着音乐高兴地跳舞,男孩也仿佛忘记了疼痛,挥动起双手。在他的一生中,今天是特殊的一天,他已经由幼年成长为一个少年。而这一天对于买买提•伊布拉音来说,同样是个重要的日子,在他看来,每一次表演木卡姆,就是对这门古老艺术的一次宣传。

 

我们以前的那些前辈们给我们留下了这种无价之宝,就那么去世了,我们要把前辈们传承给我们的东西,自己知道多少,就教给我的那些徒弟。

 

按照维吾尔族风俗,举行婚礼的时候,总会请木卡姆艺人进行现场表演。每年秋天,举行婚礼的人很多。因此,这个季节是买买提•伊布拉音最忙碌的时候,也是他最高兴的时候。

婚礼第二天才正式开始,为了让喜事更加热闹,新郎家特意邀请了买买提•伊布拉音和他的伙伴们去弹唱木卡姆。

新娘的家在火焰山的一条峡谷里,车窗外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买买提•伊布拉音知道,他即将在歌声中度过一个不眠之夜

买买提•伊布拉音弹唱的是一种套曲,名叫叶尔,这是吐鲁番木卡姆独有的。唱词内容主要表达了客人对婚礼的祝贺。这样的幸福场景在过去是没办法做到的,因为那个时候,普通老百姓要想听到木卡姆,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在过去,民间没人演唱木卡姆,因为木卡姆艺人在王宫里演唱木卡姆后,就不允许在外面演唱木卡姆。 

 

吐鲁番木卡姆可以通过丝竹乐器和鼓吹乐器两种形式来演奏,这一特色在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中是独有的。而在鄯善县的鲁克沁镇,用打击乐器演奏的萨巴木卡姆已经称为一个特定的信号。

清晨,人们只要听见谁家屋顶响起萨巴木卡姆,就会知道这家今天要举行婚礼,于是便上门祝贺。

按照传统习俗,迎亲的队伍要在下午一点钟出发。而用丝竹乐器表演的木卡姆也要等到把新娘接回来时,才会出现在婚礼现场。所以,买买提•伊布拉音要等到下午才来表演木卡姆。不过此时,已经弹唱了一夜的买买提•伊布拉音并没有休息,他还和木卡姆在一起。

用乐谱来学习木卡姆是近些年的事,老艺人教授木卡姆的时候,都是通过传统的口传心授。当年,看着鲁克沁镇本来不多的几位木卡姆艺人年事已高,买买提•伊布拉音就在1984年,自己掏钱买下了这台录音机。

 

这个老式录音机,我花了八百六十块钱买回来的,我妻子看了以后就说我是个傻瓜,干一些没有用的事情,家里还有五六个孩子,没有多余的钱,也非常难,我就说,你不知道我的想法。

 

20世纪80年代,860钱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可是笔不小的数目。但是它所换来的研究价值却是无法估量的,因为当年的演唱者,如今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迎接新娘的时间终于到了,迎亲的车队驶进了火焰山,木卡姆的鼓吹乐在峡谷间穿行。这一刻,“绿洲灵魂”木卡姆,在幸福时光里被传送得很远。

到了新娘家,木卡姆传统的鼓吹乐依然在不停地吹奏着。此时,新郎的朋友们正商量着进门迎接新娘的事,只是他们唱的将不是木卡姆,使用的乐器也变成西洋乐器手风琴,传统的民俗因为年轻人而发生了改变。

婚礼习俗的变化,会影响到木卡姆的传承。此时,木卡姆艺人们的一份坚持则显得尤为可贵。

在买买提•伊布拉音的帮助下,摄制组采访到更多绿洲人与木卡姆之间的感人故事。

帕旦木汗•尼亚孜今年已经60岁了,她7岁时就学习舞蹈,现在是一名木卡姆舞蹈演员。帕旦木汗•尼亚孜的人生道路走的并不顺利,她经历过两次婚姻,至今仍是一个人生活。两年前女儿因为一次意外,永远地离开了她。如今,木卡姆对于帕旦木汗•尼亚孜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

 

在白天就会来电话,说今天几点之前要赶到,有演出我就动身,又能跳木卡姆,就会非常激动。

就是晚上从那些活动回来,那时候我自己开门,进这个黑乎乎的房子里,铺好被子休息的时候,就会有点孤独,就想要么在家有个孩子,要么有个老伴儿。

觉得孤独就哭,难过。这跟木卡姆没什么关系。我怎么能提那些事情呢?

想来想去,然后就放上录音机,在这里跳舞,就我自己一个人。把那些痛苦已经扔到一边了,我的希望就是腿脚好好的话,想尽情地去跳,直到我手脚无力为止。

 

胡加木尼亚孜•克吾尔是鲁克沁镇年纪最大的木卡姆艺人,看着他跳舞时投入的劲头,外人很难将他和一位85岁的老人联系到一起。胡加木尼亚孜•克吾尔特别喜欢跳舞,要想知道他热爱到什么程度,老伴儿最有发言权。

 

这个人,跳得非常厉害,只要农活儿没那么忙,他就三天两头就问,“来电话了吗?文化站有没有打电话过来?”就经常问有没有来电话找他。

哈哈哈,就是一看那个演奏纳格拉,演奏音乐的地方,我就去跳,使劲地跳,没问题。

 

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胡加木尼亚孜•克吾尔的耳朵有些背,可他踏出的舞步节奏,为什么总是那么准确呢?要想问出这个答案,不但要大声喊出来,而且还要配合手势,重复一两遍提问,才能让老人听到。

 

耳朵听不见, 你怎么知道是在演奏哪个木卡姆?是纳孜尔孔还是别的?你怎么分辨得出这些?不管是哪个音乐?有时候音乐的声音会低一点,那种时候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一点都没问题,音乐一变,我就改变节奏跟着跳,我耳朵没那么背,我自己非常喜欢跳舞。

 

吐尔逊•司马义是一位每月拿工资的特殊农民。作为鲁克沁镇文化站的站长,他把他的大半人生都用在了学习、宣扬木卡姆艺术上。而最让他难忘的一件事,就是20004月,吐尔逊•司马义获得邀请,远赴英国,登上了伦敦的舞台。这不管是对他,还是吐鲁番木卡姆来说,都是第一次。

邀请方在演出前,特意挂出了大广告牌,上面不但有木卡姆艺人的照片,而且还特别注明:“中国新疆维吾尔族音乐家,来自亚洲中心的绿洲音乐”

 

时间到了,门开了 ,一进去就是掌声,看见剧场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就这样演出开始了。

演出结束以后,要求跟我们合影的人,专家、老人什么的都非常多。我们演出了六场。

飞机起飞以后,抑制不住我心里的高兴,我就哭了。我身为一名普通农民,能得到去英国的这么一个机会,抑制不住那个高兴劲儿,高兴得哭了。这是欢乐的眼泪。

 

9岁的阿拉法特上小学三年级,他是当地第九代木卡姆艺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他的父亲阿不利提甫•尼亚孜是第八代木卡姆艺人,而这对父子的木卡姆老师是同一个人,那就是第七代木卡姆艺人买买提•伊布拉音。

 

阿不利提甫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因为是我们的近邻,每天晚上都到我家来。

拜买买提为师 ,跟他学的,去什么地方都带上我。

就那样,给他教了手鼓和都它尔,现在他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鼓手,都它尔弹得也很好,而且还是舞蹈演员。

后来我儿子对这个产生了兴趣,对这个也有很高的热情,我希望能把阿拉法特培养成一个真正的音乐家。

 

2006年,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新疆第一座木卡姆传承中心在鲁克沁镇建成,这让买买提•伊布拉音和他的朋友们感到十分高兴,因为不但平时可以在这里排练,而且节日里还可以为人们演出。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舞台。

木卡姆艺人们明白,只有付出辛劳才能收获果实。为了将木卡姆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他们愿意付出一切,而他们要走的路还会很长。

 

责编:吴祺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